首頁穿越漢武揮鞭章節

第四百五十四章 屁孩重逢

推薦閱讀: 我的冰山總裁老婆鄉村神醫贅婿當道我的檢察官先生最強狂婿第一贅婿神級龍衛超武女婿超級女婿破云2吞海

年節前,張騫頗是忙碌,其妻兒則常宿宮闈,多日不曾回皇親苑的長公主府。

陽信公主乃是在太壽宮陪著兩位胞妹,敘敘姊妹情誼。

二妹南宮公主因服用湯藥催產,雖已出了月子,隨長輩們從渭北甘泉宮返京,仍需婦醫們幫著調理身子,要待惡露排盡方算完事。

公孫賀身為衛尉,每歲年節前后最是費心勞神,此時返京述職上計的各地官員不斷進出中央官署,且不少在長安沒有官邸的封疆大吏入住國邸,羽林衛既要戍衛宮城,還需保障重臣們的人身安全。

他無暇陪伴南宮公主和剛足月的兒子公孫愚,故南宮公主便留在太壽宮,也方便寧老醫官看顧她母子二人。

幺妹泰安公主則因將滿虛年十二,已習完蒙學,明歲便要入女學。

此乃宮里逐漸形成的新慣例,昔年的廣川王劉越和膠東王劉寄也約莫在此年歲入的黃埔軍學,女學創設時,阿嬌和南宮公主雖已年歲稍大,卻也是入學了的。

入女學除卻是為典正女范,主要還是多結交世家貴女,拓展“人脈”,即便貴為公主,也不可能只食清風玉露,不履世俗凡塵。

待十五及笄則出宮開府,泰安公主還有三年光景,自是該入女學,好學學如何與貴女們打交道,將來這些同窗好友皆做了世家宗婦,彼此也可相互扶持照應。

現今的女學遠比創立之初熱鬧得多,尚在治學的貴女足有千余人,囊括大漢各地的諸多世家嫡女,甚至有從遼東郡不遠萬里赴京求學的。

陽信公主聰慧穩重,行事周全,儀態端莊,向來被劉氏宗親乃至群臣視為大漢公主的典范,故太后王就讓她多多教導天真無邪的泰安公主,免得入女學后傻乎乎的被貴女們忽悠,或是鬧出甚么有失儀態的事情。

公主肩上擔著天家顏面,似南宮公主般囂張跋扈倒不算甚么,好歹沒闖大禍,也不容易吃虧,倒是泰安公主這等純良迷糊的性子,讓太后王有些憂心。

陽信公主作為長姊,自是責無旁貸,就留在太壽宮陪二妹說說笑笑,教幺妹些處事之道,日子倒也過得充實。

她的兒子張篤更是玩得歡實,留宿在未央宮椒房殿終日和皇子劉沐嬉戲,頗有些樂不思母的味道。

實在是皇子殿下的諸多玩具太過新奇,沙盤上嚓嚓跑的火車,暖玉池里嘩嘩溜的輪船,天空中呼呼飛的風箏,讓小張篤大開眼界。

去歲返京時,皇帝舅父送他那架玩具小車時囑咐過,說這小車不怎的耐玩,若擰多了,里頭的發條會漸漸松脫,再不復用。

他平日雖多有愛惜,然那小車仍是愈跑愈慢,故今歲他可日日盼著隨父母返京。

抵京后,小張篤便急著央阿母陽信公主帶他入宮,拜見過長輩們,便是尋皇子殿下了。

皇帝劉徹見得自家侄兒那急切的小模樣,自能瞧出他的心思,便是笑著讓他去陪劉沐玩耍,且還遠遠瞧著,且看兩個小屁孩相處得如何。

劉沐隨著年歲漸長,脾性愈發的霸道彪悍,甚么好東西都要收入囊中。

譬如那玩具火車和沙盤,南宮公主在入夏時搬到甘泉宮去,太常卿劉買和跋子的兒子劉典見得后,雖頗為喜愛,卻沒想著向長輩索要,而是每日老老實實的玩著。

待到劉沐跟著皇后阿嬌到得甘泉宮,見得那火車沙盤,可就硬要霸著,揚著雙臂,含含糊糊的嚎著:“寶貝,我的,要!”

瞧他那架勢,若是本事夠大,怕是要將所有人都趕走才罷休。

好在劉典年歲已大,且頗是早慧懂事,沒與這霸道皇子多計較,也沒向長輩們哭訴,這才讓阿嬌免去幾分尷尬。

正因如此,劉徹覺得自家兒子再不嚴加管教,怕是不行了。

然小屁孩尚未滿三周歲,雖已會用不少詞語拼湊成斷斷續續的短句,但想要完全流暢的說話只怕需再過個一年半載的,到得那時才好為他開蒙。

故在未延請蒙師前,這段時日的教育和引導就頗為關鍵了。

正如后世孩童在進入幼兒園前,若父母長輩疏于教導,幼師想要糾正小朋友養成的壞習慣和壞脾氣,其實已頗是困難了的。

所謂三歲看大,說的就是這道理。

依著漢人虛歲算,劉沐三歲,劉典五歲,張篤六歲,過得年首又皆長一歲。

劉典對劉沐是采取退避的態度,那年歲稍長的張篤又會如何?

劉徹對此頗是好奇,故而偷偷觀察著。

小劉沐此時正在呼呼揮著大寶劍,因著已揮了年余,早是養成習慣,每日總得舞上些時候。

然因毀過父皇劉徹養了多年的數本珍品海棠,小屁屁被狠狠甩了巴掌,他現下揮劍時已不再敢砍劈各式器物和花草了。

察覺張篤走近,小劉沐卻也沒停手,他揮劍時向來不怎的在意旁人,非要揮到力竭為止,劉徹也早已從此事瞧出自家兒子存在著某種出人意料的執拗和堅持,也不知是脾性如此,還是有甚么強迫癥。

張篤倒是沒有打擾他,只是在旁默默看著。

呼呼~~

半刻過后,小劉沐終是罷手,雙手握著劍柄,劍尖抵地,撐著與他身子幾乎等高的大寶劍呼呼喘氣。

雖是寒冬臘月,然因殿內燒著地龍,故他額角已有些冒汗。

“殿下,擦汗!”

內宰忙是遞上帛巾,卻沒動手幫皇子殿下擦,別瞧殿下年歲小,可因著皇帝陛下早早吩咐宮人盡量不要事事伺候他,故他現下已學會用勺子吃飯,且顯得頗為獨立,除卻脾氣霸道了些,不時大吼大叫,倒還真有些早慧的模樣。

劉沐顯也習慣成自然,接過帛巾往額角和脖項胡亂抹了抹,便又將之遞回給那內宰。

“嘎~~”

劉沐的目光掃到張篤,突是愣了愣,倚著大寶劍,歪著腦袋打量著他,雙眸頗有些疑惑。

劉沐認不出張篤很正常,或許都記不得去歲曾有過這么個玩伴,他之所以疑惑,乃是因張篤的相貌也遺傳了老劉家男人的粗獷基因,非但是狹長鳳眸,且虎頭虎腦的,讓他覺著頗是熟悉。

嗯……如果現下有面銀鏡,讓他照照,他就不會覺得疑惑了。

說實話,劉沐和張篤的眉眼雖皆未完全長開,但也正因如此,這對嫡親表兄弟長得頗為相像,倒是劉典的相貌繼承了其父母的清雋,是個細眉杏目的高冷小帥哥。

或是血緣更近,或是長相瞧著親切,總之劉沐和張篤的闊別重逢情景頗是出乎劉徹的意料,劉沐竟是將自身視為寶貝的大寶劍遞給張篤。

張篤展顏淡笑,接過寶劍,便是雙手持著劍柄呼呼揮舞起來。

張篤的年歲大,且已開蒙,依照大漢世家子的教育方式,應已開始學騎馬和舞刀弄劍了,若真認真舞劍,應是能有些模樣的,然他此時偏是學著劉沐先前的胡亂揮舞,甚至將小劉沐的架勢學得有仈Jiǔ成相像。

小劉沐見狀,樂得不住拍手,邊是嘎嘎大笑,邊是嘰里呱啦的說胡話,貌似在指點著甚么。

張篤更是揮得起勁,也是嘎嘎大笑起來。

劉徹遠遠瞧著,不禁詫異不已,心道莫非兩個小屁孩在探討劍術不成?

難不成自家傻兒子自創甚么“亂舞披風”的絕世劍法,唯有赤子之心的孩童方能悟透,只是朕這皇帝不識貨?

劉徹甚是無語,孩童的世界果然難懂,然瞧著兩個小屁孩相處融洽,他也略微放心,看來自家兒子倒不是太過排斥年歲相仿的孩童,也愿意與同齡人玩耍,這就行了。

最怕是又霸道又孤僻,那可就真是大事不妙了。

劉徹見兒子難得有個玩伴,索性就讓張篤留宿在椒房殿,陪著劉沐多玩些時日。

陽信公主自是樂意讓自家兒子與皇長子多多接觸,欣然應允,張騫每日參與完政令講席,便在長公主府“獨守空房”,好在公孫賀也是如此,兩座公主府有緊挨著,故兩位相識多年的駙馬每日多是過府小酌幾樽,倒也還算樂呵。

接下來的日子,張篤和劉沐是徹底玩嗨了,向www.1518533.live吞噬小說網來獨占欲極強的劉沐竟似獻寶般拿出諸多玩具,與張篤一起擺弄玩耍。

尤是在玩輪船時,兩個小屁孩光著屁股在暖玉池里撲騰了大半個時辰,內宰們勸都勸不住,又不敢生拉硬拽,直到皇帝劉徹親身駕臨,方才將兩個意猶未盡的小屁孩提溜出池子。

凜冬泡溫泉是好事,但瞧著兒子和侄兒皆泡得渾身發白起皺,劉徹就哭笑不得了。

這小張篤瞧著憨憨的,儀態規矩皆是有模有樣,實則鬼主意也不少,尤是玩得歡脫時,就徹底露了本性。

張騫和陽信公主實則也是這般秉性的,外在看著和顏悅色,溫潤謙恭,內里切開也是墨汁般的黑。

小張篤跟父母比起來雖還差遠,但已讓劉徹這舅父愈看愈喜歡。

常言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小劉沐脾性太過暴躁,或許替他找些似張篤這般的機靈玩伴,能潛移默化的讓他改改脾氣。

畢竟孩童的思維不同ChéngRén,即便被父母長輩千叮嚀萬囑咐,說皇子殿下身份尊貴,但彼此熟識后,還是比較放得開的。

譬如阿嬌昔年雖只是個堂邑翁主,卻也沒少揍皇子公主,廣川王劉越和膠東王劉寄幼時更常常出宮,找世家子弟“約架”,真打紅了眼,誰特么管你身份,反正只要不打死打殘,家中長輩多是不會計較的,便連天家也是如此。

長輩和宮人們皆寵著哄著劉沐,長此下去不是甚么好事,確實得找些年歲相仿的玩伴,使得開蒙時也好有相熟的伴讀。

相鄰小說: 超位面征服系統邪猴大咖主角攻略網游之小妞兇猛御妖紀驅魔道士末世之精靈游記天墓之禁地迷城艾澤拉斯女王鬼搭肩
大彩彩票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