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玄幻天驕戰紀章節

第2950章 不度己身度蒼生

推薦閱讀: 我的檢察官先生破云2吞海第一贅婿超武女婿神級龍衛最強狂婿超級女婿我的冰山總裁老婆鄉村神醫贅婿當道

從仲秋出現后,場中那劍拔弩張的氣氛就蒙上一層謎團。

誠然,他只是超脫境大圓滿道行,可他的身份和他所說的話,卻令在場所有人內心驚疑,氣氛也變得詭譎而壓抑起來。

直至他親口坦言,方寸之主的本尊乃至于意志法相,都不曾出現在場中,在場眾人都愈發疑惑。

若方寸之主沒有出手,又是誰出手將雷武、霄瀛兩位天祭祀帶往昆侖墟?

正因有著諸多疑惑,以天巫為首的巫教、以釋為首的禪教、以及源飛狐等來自第九天域的永恒境存在,皆沒有輕舉妄動。

事情太反常。

今日之局,變數叢生,讓他們也憑生警惕戒備之心。

“不能再耽擱時間了!

天巫抬眼望了望天穹深處,這一場針對游北海的永恒之劫還在持續著。

“依我看,唯有出手才能看一看,究竟是誰在故弄玄虛,又是誰在拖延時間,亦或者是裝腔作勢!

源飛狐冷冷道。

仲秋負手于背,從容如舊,道:“莫著急,算一算時間的話,那位前輩正在趕來的路上!

天巫眼皮一跳,意識到仲秋所說的這位“前輩”,極可能就是讓雷武、霄瀛兩人無法出現于此的那個人!

“動手!”

他按捺不住,踏步上前。

此刻開戰,他們依舊占據絕對優勢,一旦再出現其他變數,今日之局極可能出就會出現逆轉。

這是天巫絕對無法容忍的。

他只是一道意志法相,縱然就是毀掉,也無所顧惜!

轟!

天巫一步邁出,劍拔弩張的局勢瞬息打破,天地間猶如暗夜降臨,出現一方無盡黑色煉獄,朝遠處的元教眾人籠罩而去。

幾乎同一時間,禪教祖師釋和過去佛伽修、未來佛伽靜,以及第九天域五位永恒境人物也動了。

梵光擴散、雷音激蕩、恐怖的永恒境氣息,在這一刻驟然釋放,這片天地覆蓋的規則力量都隨之紊亂崩壞。

肉眼可見,像伽修、伽靜、源飛狐這些永恒境存在,在出手的一瞬,遭受到恐怖的天地規則反噬,可他們卻渾不在意,硬生生將那反噬的力量抵消化解,強橫出擊!

轟隆~~

整個第七天域無垠疆域中,億萬萬眾生皆在此刻驚恐地發現,那浩渺的天穹如遭轟擊,出現觸目驚心的裂痕。

仿似天要真正的塌陷!

大道規則都呈現出崩壞的跡象,以至于影響到了整個世界秩序的運轉,無垠山河、浩瀚乾坤,也隨之涌現出各種匪夷所思的災禍。

那是真正的天災!

簡直像要滅世!

“這……”

“老天!”

“怎會這樣……”

無數驚恐的尖叫在第七天域許許多多地方響起,不知多少修道者在這一刻感到絕望。

這就是永恒境的力量!

一舉一動,能影響一方天域規則的異變和紊亂,強大到無法想象。

而現在,可不止是一位永恒境出手!

眼見天巫、釋等一眾老家伙不顧一切發動攻勢,元初、虛隱等人對視一眼,也都不再遲疑。

只是,就在他們要出手時,忽地一道鐘聲響起。

鐺!

那鐘聲宏大、沉渾、莊肅,宛如諸天眾生之音,響徹萬星海上空,擴散整個第七天域的天穹之上。

這一瞬,崩壞般的天地規則,宛如得到修復,變得堅固無比。

那快要塌陷的無垠天穹,隨之恢復以往的靜謐和曠遠,各種不可思議的天災異象仿似被一只無形的大手抹去,讓得世間億萬萬生靈皆從那種絕望、恐懼的情緒中解脫出來。

天巫、釋等一眾老古董心神一顫,眸子驟然一凝。

鐺!

鐘聲響起,產生無形的恐怖力量,壓迫得天巫他們渾身道光亂顫,進攻之勢都被那宏大的鐘聲化解。

就是元初、虛隱他們,都不禁露出肅然之色。

鐘聲即眾生,這是昆侖墟大道無矩鐘的力量!

與此同時,林尋也認出來了,在很久以前,這鐘聲他聽過很多次,只是卻沒想到,竟會在此時此刻突兀地出現。

并且威能會如此強大!

鐺!

又是一道鐘聲響徹,虛空中,猛地出現一道巨大的漩渦門戶。

在場所有的目光都齊齊看了過去。

就是天巫、釋、源飛狐他們,都在這一刻收手,眉宇間浮現出驚疑之色。

無疑,今日之局中,最大的一個變數出現了!

漩渦門戶流光溢彩,懸浮虛空,散發出神秘的蒼茫氣息,就在眾人目光注視下,一道身影從中走出。

麻衣、赤足、相貌清奇,一對眸深邃而平靜,在其掌中,還托著一座彌漫著蒼茫厚重氣息的青銅鐘。

是他!

當看到此人身影,林尋一呆,露出難以置信之色。

他怎會忘了,這位曾蟄伏桑林地,與自己“聊天”的前輩?

這人自然是金蟬!

那個曾發出“愿天下眾生,皆可為圣”宏愿的神秘存在,那個曾一步邁出,就沖破禁忌秩序力量,扶搖而去的傳奇人物!

在林尋心中,金蟬青年是一個極其神秘的存在,與之接觸,令人天然就生不起任何抵觸。

整個人,猶如春風般溫醇、如美玉般溫潤,以至于讓人常常會忽略他究竟擁有著多么高深的道行和力量!

林尋還清楚記得李玄微師兄曾說過,很久以前,曾有一只金蟬前往方寸山,立足在山門之外的一株古樹上,聆聽方寸山之主tsxsw.net闡述大道,一聽就是三十年。

方寸山之主并未將其驅逐,而是叮囑門人,莫要驚擾它。

三十年后,金蟬化作一青年,朝方寸山遙遙拱手行禮,便轉身而去。

當時,正在向門人闡述大道的方寸山之主微微一笑,說了一句至今還讓一眾方寸傳人印象深刻的話:

“三十年參禪,一朝覺悟,此蟬雖小,道比天大!”

道比天大!

而此時,金蟬青年再次出現,立足漩渦門戶之前,掌托大道無矩鐘,一下子就吸引了所有人注意。

“怎會是你!”

禪教祖師釋露出吃驚之色。

“是那一只游走紀元長河中的金蟬,沒想到,他竟在此刻出現了……”

天巫聲音低沉,眉宇間帶著罕見的凝重之色。

“兩位前輩說的,難道是那位渡過滄海萬重,于永恒中輪回千劫百難的傳奇?”

源飛狐禁不住問。

心中翻滾。

在第九天域的古老典籍中記載,這世間有著一只神秘的蟬,在在諸多紀元中顯現蹤跡,也曾在永恒中輪回往生,歷經千劫百難!

“除了他,還能是誰!

天巫眸光可怖,死死盯著金蟬青年。

源飛狐他們心中都不禁一震。

“前輩,有勞了!

此時,遠處的仲秋拱手見禮。

林尋也拱手道:“原來是前輩,好久不見!

金蟬青年先朝仲秋點了點頭,而后笑容和煦看著林尋,道:“小友,當初在桑林地中與你聊天,讓我至今想起,都感到緣法之玄妙,這次能夠相見,倒也談不上是意外!

林尋一怔,原來他還記得當年和自己初次見面時的光景……

金蟬青年已將目光看向元初、虛隱,微微頷首,“兩位道友,我們又見面了!

“沒想到,真的是你!

元初眼神異樣。

他也曾行走在諸多紀元更迭中,也曾見過金蟬青年。

也曾聽說過,曾有一只蟬,每一個紀元皆如進行一場輪回,每一個輪回皆要渡千劫百難,被視作永恒道途上的傳奇。

曾有傳言,此蟬“生來道比天高遠,不渡己身渡蒼生”!

虛隱眼神微妙,輕嘆道:“若非是道友,我實在想不到,這世間還有誰能夠有你這般力量,敢問一句,此生此世此紀元,道友是否已歷經千劫百難,于輪回中徹底超脫?”

金蟬笑道:“還差一點點!

一點點是多少?

沒有人知道。

可誰都知道,金蟬的出現,讓整個局勢徹底變了,再不由任何人掌控!

“金蟬,我巫教兩位天祭祀,是被你帶走?”

天巫聲音冰冷,從金蟬出現后,他的神色就異常冰冷和陰沉。

“不錯!

金蟬青年溫聲道,“似他們這般踏足永恒的強者,若是不顧一切戰斗,這天下眾生可就遭了秧!

頓了頓,他目光一掃在場眾人,“我此來,不圖化解諸位之間的恩怨,無非是為諸位挑選一個適合的戰斗之地,如此,便可保全天下蒼生!

天巫冷冷道:“打著為天下眾生的幌子,無非是要幫方寸山罷了,金蟬,世上有關你的傳言,皆虛無縹緲,不可琢磨,本座倒是很想知道,就憑你一人,該如何阻止今日這一切!”

金蟬青年微微一笑,扭頭看向元初、虛隱等人,道:“各位道友,是否愿前往昆侖墟了斷此事?”

“可!

元初他們答應下來。

只要不禍及元教,他們自然不會拒絕這樣的提議。

“諸位覺得如何?”

金蟬青年目光又看向遠處的天巫、釋、源飛狐等人。

“就憑你一句話,就想讓我等答應,未免自作多情!

天巫冷冷道。

釋雙手合十,莊肅道:“那就要看道友是否有能耐讓我等前往了!

顯然,他同樣不答應!

源飛狐和其他永恒境眸子閃動,雖不曾開口,可他們無疑也不可能甘心就此離開。

——

晚上繼續加更!

雙倍月票今晚12點結束,今晚競爭也最激烈,嗯,拜托諸君了!

相鄰小說: 崛起之第三帝國火影傳奇之我的寫輪眼韓娛之光影交錯從來沒有的帝國重生之最強妖王來到西漢末年元末軼事重生黃金歲月武尊封神濟公新傳
大彩彩票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