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穿越劉備的日常章節

1.16 另當別論

推薦閱讀:斗戰神帝、穿成校草前男友[穿書]、我的美女大小姐、極殺黑史、醫道官途、魂震九天、三國之天下霸業、惡犬天下、極品太子爺、七零之悍婦當家

片刻后,董承五花大綁,滿身血跡。被押解入殿。

“速速松綁,傳太醫診治!鄙俚垡宦暳钕。

“喏!北阌谢①S郎上前松綁。

虎賁中郎將王越,守備玉堂殿。話說,王越自先帝時,便擔此要職。雖恪盡職守,不敢有一日之疏。奈何屢次失職,令新帝、少帝,皆為人所乘,險性命不保。痛定思痛。王越廣招天下豪俠入列虎賁。將玉堂殿防備如鐵壁銅墻。先前重修二宮時,玉堂殿亦經薊國營城術改造。絲毫不弱于永樂宮并云臺。

新任羽林中郎將,乃董卓麾下,“涼州四大人”之胡軫。先前,胡軫、楊定、李蒙、王方等,“涼州大人”,“為羌戶所迫”,四面受敵,難以立足。幸得董卓盛情相邀,舉家遷入并州安居。涼州大人,世代結好羌人。種輩繁熾,子弟眾多。拖家帶口,不下十萬于眾,遷入并州。補充人力。

董卓喜極。擇其精銳,募集一萬健勇。號“秦胡兵”。

“秦”乃指涼州漢人!昂眲t指代羌胡。涼州大人,世代聯姻,并稱“秦胡”。亦言指“漢羌”并“漢胡”混種。

楊定新授奉車都尉,李蒙、王方為左右駙馬都尉。

奉車都尉,武帝始置,職掌皇帝車輿,入侍左右,多由皇帝親信充任,秩比二千石。

駙馬都尉,亦武帝始置,皇帝出行時掌副車,秩比二千石。為侍從近臣,常用作加官。員五人。

皇帝出行,所乘車駕為正車,隨行均為副車。正車由奉車都尉掌管,副車由駙馬都尉掌管。駙,即副。駙馬都尉,掌副車之馬。至三國時,魏國何晏,以帝婿授駙馬都尉,魏晉沿襲。其后,歷朝帝婿皆照例加此稱號,簡稱“駙馬”。至此,駙馬即用以專稱帝婿。

奉車都尉、駙馬都尉,名義上隸光祿勛。少帝皆用董卓麾下將校充任。換言之。九卿之光祿勛,非董卓莫屬。

少帝重用之心,董卓心領神會。加倍恪盡職守。人前人后,卑躬屈膝。不敢絲毫恣意妄為。只因出身西涼,歷來為關東所輕。話說,董卓雖出身隴西臨洮,卻生于潁川。妥妥關東士族。只可惜未能久居故土,為蠻夷所逆化,渾身草莽,絕無書生意氣。出身常為人詬病。仕途亦頗多不順。如今否極泰來,焉能不倍加珍惜。

言歸正傳。

待太醫奉命前來,為董承包扎。

少帝和顏悅色:“衛尉受驚了!

“陛下當面,臣豈敢放濫!倍忻鏌o表情,無喜無悲。

“朕,先前行事,皆為自保。如今行事,乃為守祖宗家業,不為外人所奪。衛尉既是朕之舅父。當知朕之苦心!鄙俚壑毖韵喔。

“董驃騎擅權,為陛下所拿。臣無話可說。然,太皇何其無辜。敢問陛下,意欲何為?”董承反問。

“時至今日,太皇肯善罷甘休否?”少帝回問。

見董承無言以對。少帝居高笑道:“如衛尉所見。權利當頭,無可免俗。朕與董氏并何氏,并無私怨。然為全大局,不得已而為之!

言罷,遂命史夫人上前。

“陛下意欲何為!”與史夫人目光一碰,董承忽覺毛骨悚然。

“無它。欲知衛尉心中,所思所想,所隱所藏!鄙俚圯p聲一笑。

四目相對,史夫人輕啟雙唇,噴出一股煙霧。

口氣濃烈,惡臭撲鼻。

董承忽覺天旋地轉。數息之后,目光漸漸呆滯。

“你是何人?”婦人耳語相問,董承竟難生忤逆之心。

“永樂衛尉,董承!

“何方人氏?”

“冀州河間!

“年齡幾何?”

“二十有五!

“可曾婚配?”

“早已婚配!

“可有子嗣?”

“家有一女!

由淺入深,先易后難。此乃施術之必要。少帝自幼耳濡目染,亦不心急。如此反復施術,一夜之間,董承便會將心中隱秘,毫無保留,和盤托出。直到精竭昏睡。待醒來,對先前之事,渾然不知。猶如大夢一場。

南宮,玉堂殿。

日上三竿,百官www.tsxsw.com吞噬小說網下朝。各回署寺,理今日公務。

諸如尚書臺、侍中廬等,朝臣署寺,多在南宮,無需遠行。少府張儉,剛剛出殿。便有小黃門近前施禮:“少府留步!

“你是何人?”見其非玉堂署吏,張儉遂問。

“奴婢乃永樂宮人,奉太皇之命,請少府移步!毙↑S門語速飛快?譃槿烁Q破。

張儉心中一動,這便言道:“前方帶路!

“喏!毙↑S門喜極。話說,自少帝驟然發難,囚禁二戚并一眾黨羽。永樂宮日漸失勢。朝臣避恐不及,本以為少府亦不例外。豈料竟不畏人言,只身赴會。

玉堂殿與永樂宮,南北毗鄰。若有心窺視,進出人等,自可一覽無余。目視張儉入永樂宮。一眾朝臣,竊竊私語,表情各異。

不愧是黨魁。竟不避嫌。

唯有盧司空眉頭緊鎖,似另有深意。

永樂宮,前殿。

張儉趨步入殿,大禮參拜:“臣,張儉,叩見太皇!

“免禮,賜座!倍首院熀笱缘。

“謝太皇!睆垉再拜落座。

待屏退左右,董太皇言道:“少府可知,所為何來?”

“請太皇明示!睆垉答曰。

董太皇言道:“合肥侯于南陽稱帝,起因便是《廢帝詔書》存疑。先帝沙丘托孤,兄終弟及。薊王力排眾議,扶立合肥侯登基為帝。后合肥侯因故被廢,薊王又遵先帝遺命,父死子繼。不知然否!

“然也!睆垉答曰:“此乃先帝托孤之言。天下皆知!

“然,先帝有二子,托孤薊王時,卻并未言及,何子為繼!倍视值。

“正是!睆垉似有所悟,于是順其言:“先帝盛年而崩,未及立儲;书L子繼位,乃祖宗家法。薊王如此行事,自無可指摘!

“誠如少府所言。只因托孤時,先帝未及明示。故薊王循舊例,立皇長子為帝。然若先帝臨終前,另有安排。又當如何?”

“若先帝另有遺詔,言及立儲之事。自當另作他論!痹捯阎链,張儉焉能不知。

累日來,禁中《起居遺詔》之風傳,甚囂塵上。如今看來,此詔或已入董太皇之手。故才有今日之見。

果不其然。董太皇沉聲道:“若先帝另有遺詔,言‘廢長立幼’。又當如何!

“毋論,兄終弟及,父死子繼,廢長立賢。只需出自先帝遺詔。臣等,自當奉命行事!睆垉擲地有聲。

董太皇大喜:“少府之言,甚慰朕心!

相鄰小說:毒妻在上、這個吸血鬼不太冷、神廚王妃、仙門紀元、不滅狂尊、青宸、仙路有喜:偶遇忠犬仙尊、重生軍婚,老公太會撩、掌嬌、海賊之猿猿果實
大彩彩票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