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穿越戰國萬人敵章節

540 真正的挑戰

推薦閱讀: 神工 凌天戰神 女村長的貼身神醫 天生為王 超級狂兵 太古龍神訣 史上最強煉氣期 女神的超級贅婿 長生十萬年 長生歸來當奶爸

忙著視察工作的除了李總裁之外,調休完畢的武職官兵,同樣要進入新一輪的高強度作訓。

大規模的作戰,終究還是從一點一滴做起。

召集鱷人、勇夫開例行隊長級會議的時候,臨時前往淮南督戰的沙哈、云軫甪,傳來了好消息。

夷虎、荊蠻幾個依靠沼澤地打游擊的大型部落,已經撐不下去了。

嚴格管控鹽巴、糧食輸入淮南地區,效果非常的好。

而且李總裁也不怕六國、英國、巢國還是什么其它雜七雜八的小國搞事,這些國家的鹽產量,都在他的掌控之中,至于糧食有多少,只需要清點這些國家勢力組織的庫存,月消耗、季度消耗,終究是要符合常識的。

波動稍微大一點,李總裁只需要問責淮南諸國國君,別的都不管。

國君說不出個所以然來,就廢國君,換一個聽話的上臺;大夫交代不清,那就殺大夫,懸其人頭于城上,震懾國野。

吳王楚王不能干的事情,李解都可以干,而且完全沒人會說不行。

畢竟李總裁行事,根本沒有“禮儀”的包袱。

什么是大局?李總裁就是大局!

“四月五月,我們自己要先做到心中有數,現在最急切的,不是什么滅了楚國打進郢都。而是怎么把淮水兩岸穩住,現在靠的是箭矢多、矛戈利、戰士強。但哪怕是蠻夷,終究也是人,不是畜生。只要是人,逼迫太甚,也會反抗!

淮中城外的一處軍事基地,通行往來只有鱷人和隊長級勇夫,其余新編義士、義從,沒有特派手令,都是不得出入。

新修的大會堂中,一個個坐得筆直的鱷人認真聽講,他們這些人,今年就會有三分之一下放到勇夫中帶隊,還有三分之一,則是要承擔著非常沉重的教學任務。

尤其是后者,因為文化課學習效率高進度快,實際上相對來說比較吃虧。

教學任務除了軍事技能之外,還有文化知識,兩樣東西,都是極為消耗精力。

拖著這樣的身體和精神狀態到秋收,攻打楚國的機會,等于說就是沒有。

不過坐在這里的鱷人,都沒有什么怨言。

今年成家的鱷人也多了不少,有的已經新增了幾個小孩,養家的同時,賣命也更加堅決一些,完全不像姑蘇王師,反而會更加謹慎。

實在是道理講得已經夠透徹,他們這些鱷人,出身太低,跟士大夫不能比。

士大夫一代人不行兩代人不行三代人不行,第四代第五代,只要冒尖一個英才,總能起來。

但是鱷人只要輸一回,就是死全家。

他們的老大李解,只有從勝利走向勝利,且不斷勝利,才能保證他們全家老小得以保存。

這就是現實,李解掰開了揉碎了,然后血淋淋地放在他們面前,使得他們醍醐灌頂也似地,明白了這個極為粗暴、惡心可又真實的道理。

正因為輸不起,正因為太容易失去,所以明明已經成家立業,明明已經有所眷戀,但只能硬著頭皮,更加義無反顧地豁出去。

向死,方能求生。

“百沙”中幾經篩選出來的精英,時刻牢記著當初老大的提問:我們為何而戰?

認真聽講的鱷人,哪怕有的人已經疲憊不堪,此刻卻也依然沒有怨言。

他們和義士、義從,有著本質的不同。

“穩住淮水兩岸,一靠吳鉤二靠糧,F在我們手里,刀子是有了,能讓人怕得要死,不要說蠻夷,就是列國公卿,也是怕的。但是糧食,我們沒有!

“照著配給來茍活,湊合一下,也能挺上一年。但這不是辦法,除開借糧、購糧之外,能搶的地方,也差不多都搶了一遍。說到底,還是要指著地里長出來,才算細水長流!

“淮中城附近的耕地開辟,進度上沒有問題,不過淮北有的,淮南也得有。否則后患無窮,淮南荊蠻、夷虎大大小小的部落,成百上千,做不到把他們徹底消滅,總是要分出一部分力量來看守津渡、關卡,有沒有用?大概是有用的,但最多頂個兩三年,以后就不知道!

李解說到這里,拿起茶杯,喝了一口茶,整個大會堂都是安安靜靜,潤了潤喉嚨,李解繼續說道,“要讓夷虎、荊蠻老老實實的,有人說殺得人頭滾滾,這就行了。對也不對,那些野性難馴的,比如芍陂附近的夷虎人,就可以殺,畢竟他們自己想著自己建制,效仿英氏建國。但有些弱小求存的,那就大可不必殺,給一口吃的,讓他們干活,讓他們做工,何樂而不為?”

“淮南現在只有渡口,行船進入揚子江,熟悉水路,居然是暢通無阻,這說明什么?這說明淮南沼澤泛濫,要是遇上大洪水,注定亂成一片。畢竟淮北的大堤,我們已經修好了不少嘛;此疀_不垮大堤,泄洪又有淮北溝渠、湖澤,那就只能往南跑,這一淹,搞不好蠻夷活不下去,連淮南列國的人,也都活不下去!

“你們想想看,殺蠻夷我們可以毫不手軟,殺淮南列國的人,捅刀容易拔刀難啊。蠻夷屁也不懂,把他們首腦殺了,底下的人也不會記仇,照樣跟著我們吃飯、做工,讓他們老老實實的,他們就老老實實的。但是淮南列國的人,你殺人長者,他們的兒子、孫子,難道不會記仇嗎?甚至有些公卿士族,隱姓埋名鐵了心要報這個仇,終究也是麻煩!

“不要想著我們這一世,就能把所有事情都包辦干凈。這一世我們英勇善戰,子孫還有沒有這樣的勇氣,這是不能預料的。這也是為何我們從白沙,從陰鄉走出來,并非只靠殺人,還靠著我們的制度,也就是我們自己的‘禮’。諸侯們講的‘禮’,我們當放屁,我們自己的‘禮’,是不能輕易自己去廢除,去破壞,要用我們自己的‘禮’,逐步替代諸侯的‘禮’!

“這樣一來,我們的子孫后代,大概還能多吃幾年白面、精米!

說罷,李解抬了抬手,就有軍官起身,抱著一疊文件,依次在座位上挨個發放。

“現在發到你們手里的,是接下來四五六月的作訓大綱!

李解的神情相當嚴肅,“我們要以練兵的名義,組織淮南列國、夷虎荊蠻投降部眾、芍陂肥水等地野人,整飭淮水南岸的同時,在淮南探查地形,擇地筑壩。盡量將淮南沼澤控制在很小的范圍,目標明年秋收之前,能夠搶種一輪水稻!

“新增水稻田數量,要在兩百萬畝以上!”

“這個目標,務必達到!一定達到!必須達到!”

“劃分好分區之后,各分區領隊,有臨時裁決之權,若遇民變,可以此裁決之權,即可組織鎮壓,以防引起風潮!

鱷人們都是神情嚴肅,認真地看著手中的文件。

內容很詳盡,業務要求難度極大,主要是涉及到太多組織人手上的問題。

這其中的困難,除了衣食住行這些最基本的,還有像多地人員組合的溝通問題。一個語言溝通,就讓人痛不欲生。

好在這種經驗,鱷人是早就有了的,當年“義膽營”怎么帶,現在也是怎么帶,只不過地理環境有變,沼澤地的狀況,顯而易見會大量用到舟船來通勤。

這就要考慮水上作戰的問題,還有就是疫病防護。

那么類似石灰、茅草、竹木材料、舟船、磚石、編織袋等等用量巨大的耗材,也得提前做好預估。

而鱷人帶隊的形式,勇夫多少,義士多少,義從多少,仆從多少,都要有一個比例出來。

可以說,這是前所未有的考驗,對鱷人們來說,打仗從來都是最簡單的事情,打仗之外有些事情,才是最最消耗心神。

相關閱讀:加油!你是最胖的我的系統從惡念開始長生歸來當奶爸極品風流醫仙都市極品仙尊絕世斗神大叛賊奇門醫仙混花都女神的醫流高手逍遙大女婿
大彩彩票安卓 体彩排列三下载官网 周口期货配资 河北快3开奖数据 七乐彩中六个号是几等 青海体彩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2018香港一波中特最准 江西多乐彩号码参考 湖北快三走势图表今天 排列五直选万位杀号 pk10一天稳赚5000